西班牙朝圣路徒步通往心灵_影音引领_sunbet申博现金官网
主页 > 影音引领 >西班牙朝圣路徒步通往心灵

西班牙朝圣路徒步通往心灵

967℃ 842评论
西班牙朝圣路徒步通往心灵 西班牙朝圣路徒步通往心灵 西班牙朝圣路徒步通往心灵 西班牙朝圣路徒步通往心灵 西班牙朝圣路徒步通往心灵 西班牙朝圣路徒步通往心灵

也许,我们都需要一段旅程,从忙得唞不过气的日常抽离,与内心对话。

2010年,法拉与丈夫首次踏上圣地牙哥朝圣之路,七年间分四次徒步走完800公里。路上,两人穿越山峰平原,见证大风暴雨,与世界各地的朋友相聚、离别、重遇。她说:「徒步是一个脚底通往心灵的旅程」。朝圣路的魔法,让她走完一次又一次,实体路从此与她的人生路交叠。

认识法拉,是因为她的书《上帝旅行社》。踏上朝圣之路、书名提及上帝,但她并非教徒,只因朋友一本旅游书,引领她走上旅途。「路上很多旅人不是教徒,有年轻人视之为成人礼,也有人结束某个人生阶段,理清方向,重新出发。」

Camino de Santiago(下称Camino),是前往天主教圣地之一、西班牙北部城市圣地牙哥(Santiago de Compostela)的朝圣之路。相传耶稣门徒雅各到西班牙传教,死后安葬在一个小城,后人在此兴建教堂,并把小城命名为圣地牙哥(圣雅各的西班牙语发音)。

始于中世纪 圣雅各引领朝圣者

中世纪以来,Camino的朝圣者络绎不绝,路线延绵欧洲不同城区,终点指向圣地牙哥。法拉走的是最受朝圣者欢迎的法国之路(Camino Francés),起点是法国的Saint-Jean- Pied-de-Port,全长约800公里。相比其他路线如北方之路(Camino del Norte)及原始之路(Camino Primitivo),法国之路沿途有充足补给及住宿,相对适合「入门」。

沿路最常见的住宿称为Albergue,小小的经济旅馆,市政公立的便宜点、简约点;私立的富店主个人特色,有艺术家开的画廊风的、田园风的、如无印良品般清雅风的。沿途还有酒店、Airbnb,不愁没有住宿选择。法拉说,六至八月是走Camino的旺季,住房常常爆满,而到了11月,不少旅馆就关门了。

法国之路途经热门的古城如Pamplona、Burgos、León,但她最享受的是村庄小镇的风景。「有时越过山峰,有时穿过葡萄园,有时两旁是平原农田,有时走过河谷山野。风景变化万千,一天经历四季。」 比起一望无际的平地,她更享受上山的惊喜。「当山顶下雪,回望山下,依旧阳光普照青葱一片。我很喜欢这样的落差。」

法国之路 一天四季

「上帝旅行社」是法拉的座右铭,也是她的旅游方式——没有行程,没有预设,让事情恰如其分地发生。「我相信,旅游经验是不可重複的,每个人遇到的人和事都是独一无二,而Camino会让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体验。」

她回想初次踏上Camino,心裏很想追赶别人,行到脚痛才学会慢慢调整。第二次回来,11月风大雨大,踩着满地泥泞,走得好辛苦。直到第三、四次,她事先升级装备,能应对各种天气状况,心态愈来愈顺其自然。「所谓『困难』,其实视乎你怎样面对。上帝旅行社也许会让你失落、沮丧,然后引领你遇上更好的食物,更好的人。调整自己,就会有一段美好的体验。」

徒步旅行像缘分游戏,结识一班朝圣者,分享生活、旅途、未来,是人与人之间最单纯的交流。法拉笑着说:「我经常遇到同类的人,说白了就是步伐跟我一样慢的人。我们在彼此人生路上或许只是过客,但交流的记忆却很深刻。」

法拉第一次踏上Camino,就遇上她的「天使」。西班牙人Christina的妈妈因脑癌过世,未能实现走朝圣路的愿望,于是她穿上原本送给妈妈的鞋,脚底长水泡也坚持走完全程。Christina边走边诉说故事,讲到妈妈病情如何急转直下,如何突然地走了。当时,法拉以为是自己陪伴她疗伤,没想到一年后,她同样经历母亲离世。

遇见「天使」 疗癒母亲离世之痛

「那时候,Christina说我们是来自东方的使者,陪伴她走这段路,后来才知道,她其实是我的天使,陪我预先走未知的路。」

「我都识讲少少广东话㗎!」路上,来自苏格兰的Fiona对法拉说。三十年前她曾在香港工作,在九龙城寨帮助黑社会吸毒者戒毒。患有先天性糖尿病的她途中须定时服药,每次小休,都会分享在港的经历:文化冲击、假日消闲活动、旧香港的轶事……她们在路上互相扶持,有时Fiona坐车跳过较具挑战性的路段,然后又在下一段路重遇。

山林间,法拉遇到来自意大利的Francesca。朝圣者都有一本护照,沿途盖章,记录走过的路。这个年轻的意大利女生与男友一人带上一只驴子,在Camino闯蕩了三年,长期露营野居。她用薯仔雕刻了可爱的驴子,为朝圣者盖印;临别时她送给法拉绒布做的驴子玩偶,繫在手腕上。「这是很傻又很窝心的事,我们之间相处很简单,她却愿意给你力量、送你祝福。」

路途上拍的照片,大多是一个人默默向前走,那是法拉感受最深的画面——人是渺小的。走在路上,顺其自然,心态不其然变得平和、谦逊。她说,在香港几乎每分每秒也被填满,很少有空间面对自己。「很多人问我,回来后是否改变很大?我说没有,困难依然要面对,生活依旧要过。」她哈哈大笑。然而言谈间,却悄悄看到朝圣路的魔力,在她生活上起了微小的变化。「不知怎的,回来后仍不断遇上关于Camino的人。有次我到美国优胜美地国家公园,人们在观景台上拍照、离去,人来人往,只有一个女生与我一同凝视云海。谈着谈着,才知道来自英国的她也走过Camino。」

「女生说,Camino is like a gateway。它像一扇门,让旅人打开心扉,容易沟通。走在朝圣路,是一场体力意志的锻炼,更是一场内在的修行。只要你怀着谦逊的心,所有途程,都是朝圣之路。」回来后,她把沉澱了的想法写成书,读者因这书与她通讯,帮她把书带到朝圣路,继续飘流。 

文﹕洪慧冰

上一篇: 下一篇: